栓花

我是个非常无聊的人。

人不彪悍枉少年

再见了 我的青春

我真的好想念博客大巴。

        刚刚在火车站看到了一个背影,像极了高中时的声乐老师,仔细一想,并不是,她已经不是印象中那样年轻了。那一瞬间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高中那时老师的年龄,三十岁。时间过得多快,但多年未变的是学声乐时对发声方法抽象的不理解。有一位同学跟我一样,每一次上完课嗓音都有变化,可能是因为我俩的方法都不对。记得有一次上完课我们一起回家,路上说了一些可说可不说的废话,印象深刻的是我们都变了音色的嗓子。好笑又无奈。

       那是我印象里最后一次跟他说话。接下来我们都顺利的上了大学,并在同一个地区,也都经历了可怕的...

我最不后悔的是我把我的相机们都卖了,

我最后悔的是我把我的相机们卖了。


我最后悔的是买了胶片相机,

我最不后悔的是我把胶片相机卖了。

© 栓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